张向宁区块链静夜思系列三:中本聪的谜底和加密货币的未来
更新时间:2019-08-22 11:43 浏览:97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在长周期下,比特币是一个在一级市场“标价”恒升的价值游戏,只需维持一定的算力投入,即可以推动比特币一级市场的产出成本(“中本的成本提升”)一直上升43亿倍。如果再叠加上算力投入成本的增加(“算源的成本提升”),一级市场的产出成本将会上升更多。二级市场是否能跟上一级市场的这种步伐和节奏?最终需要回答的问题是:比特币到底是什么?

  其实,从价值构成上,比特币原本只拥有产出成本这一个自然属性,而没有任何特定的、确定的其他属性,这是其“自然共识”所决定的。是否能够形成后续的“世俗共识”,才进一步决定了整体算力的大小(有多少人愿意付出成本来挖矿——也就是一级市场的总需求),以及买方市场的大小(有多少人愿意来购买、持有和使用比特币——也就是二级市场的总需求),也决定了二级市场的最终价格。

  按照货币的标准来衡量,比特币的一个重要的短板,是难以按照市场的需要,提供足够的流动性。当市场中大多数人出于某种原因而囤积比特币,而这些被囤积的比特币不再进入流通市场,而“自然共识”机制产出的新比特币又相当有限,这就造成了比特币的“挤买”,从而使需要比特币作为流通交易媒介(通货)的使用者一币难求。这显然不是一种正常的“货币”所应具备的属性。因此,仅仅由于起了这么一个名字,就简单认为这种数字标的物一定是货币的一种形式,或者被确认为超越主权的划时代全球货币新形态,未免过于简单幼稚。当然,反过来看,如果比特币被大量地接受成为了价值流通的一种媒介,它也就自然具备了一定的通货的属性或者功能,虽然这种现象不见得合理。

  比特币也不是一种商品,因为增加的产能完全不能增加比特币的供给,相反只能推高单位比特币的产出成本。比特币也不是债券或证券,因为难以对应于某种特定的债权,或者某种权益所代表的收益权。

  纵观比特币的各种属性,用“收藏品”对其进行类比,是最为贴切的。这种收藏品只有一个天然属性,就是:产出成本越来越高,在100余年中,会有至少43亿倍的成本上升,直至产出完全枯竭。玩家只有一个选择权,就是“玩”还是“不玩”。因此,比特币的“币”字,其实更类似于一种“勋章”,想要获得这种特定的勋章,需要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,那么,你是否认可这种勋章的价值,是收藏者之间的一种选择。作为一种收藏品,其可以被当做一种“储值工具”,也可以被认可为一种“资产”,如果其方便“携带”和“使用”,那么也可以作为一种“交易媒介”,只要这种收藏品具备收藏者群体认可的收藏价值。

  以集邮市场进行类比,集邮者认可某种特定邮票的价值,该价值依赖该邮票的短期供求规律而升降。画作的收藏成为了一个行业,虽然人数不多,但由于该收藏群体的购买力惊人,导致稀缺的高品质画作的也价值不菲。收藏行为完全取决于因人而异的信仰、爱好、幻想或者任何无规则的原因,收藏的物品也可以是任何形态、任何品类。收藏品的价值,则完全取决于同时希望取得该种收藏品的人群大小、购买力和供应量。

  由于“获得”对应于“算力消耗”,因此,对比特币更为完整的定义,貌似可以是“算力消耗的勋章”。当获取和产出这种勋章的代价(一级市场)超出其收藏、持有和使用价值(二级市场),同时一级市场的价值规律又被写定,这时,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的价值规律终将脱钩——这或许是一个重要的结论。例如,如果“核废料”也要计算其“产出”价值(一级市场),将是非常昂贵的,但是,人类将其视作一种负资产(二级市场),因为它不但没有用,没有收藏和持有价值,而且还要对其进行善后处理,才能避免灾害。原则上,二级市场从来都是一级市场的最终决定性因素,而并非是反过来的。

  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早期的使用价值,也许正是规避各国监管,其匿名性、去中心化、网络化特征,支持了黑金、灰金进行方便的跨境流通。同时,对于法定货币的抵触,例如部分法定货币发行者(如日本)实行的负利率政策,或者有些法定货币的信用或者可用性甚至不如加密货币,也是部分用户追捧加密货币重要原因之一。进而,当ICO出现,创造出了对加密货币的一种新的市场需求,为加密货币提供了一种新增的生态环境。过去只有融资市场,现在出了个融币市场,要想参与ICO的运作,则必须首先拥有一定量的加密货币(此行为可以类比于美国一直倾力打造的、以美元作为国际原油贸易计价和结算货币的所谓石油美元体系,为美元所提供的加强的市场基础)。据报道,ICO的累计融资总额到2017年底达到约40亿美元,而在ICO热潮的推动下,比特币单价最高上涨到约2万美元,用单价乘以目前已发行出来的共1600多万个比特币,得知比特币的整体持有市值的峰值已超过3200多亿美元。ICO累计融资总额的这40亿美元,只占峰值时比特币整体持有市值的1.25%。换句话说,假定ICO融到的币全部来源于比特币(实际还包括其他加密货币),比特币整体持有者仅仅用了微乎其微(1.25%)的代价,就换取了市值的大幅上扬,从2013年的单价100到200美元,上涨到最高2017年底的2万美元,涨幅百倍以上。(当然,严格来说,ICO累计融资总额的统计,是按什么币值来换算的,以及上述这个比例的计算应该按哪个时点的币值来换算,都是应该深究的,因此上述比例只能是一个概念性的估算,不很准确。)从这个角度讲,无序的ICO行为虽然发行了大量的所谓“空气币”,即使对这些ICO的投资(准确讲是投币,不是投资)行为将来全部血本无归、付之东流,对于比特币(及其他主要加密货币)的大额持有者来说,也许仍旧只是九牛一毛的损失——因为ICO现象推高了加密货币的价格,他们可以从其存量币的价值上涨中获得高得多的补偿。由于ICO市场缺乏严谨的规则和秩序,各类代币发行鱼龙混杂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oupupu.com/news/hyzx/2181.html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这是与惯常思维很纷歧样

u乐平台注册登录|u乐开户|u乐娱乐登陆|u乐平台注册|u乐注册登录网址 u乐平台总代客服QQ:2181612207

本站郑重提示:适当娱乐,切勿沉迷游戏。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更快更流畅,屏幕分辨率1024×68以上,可获得更好的视觉效果。